文章快速检索     高级检索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Vol. 29 Issue (140): 127-13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7.04.018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程玲。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中国形象的传播[J].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29(140): 127-13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7.04.018. [复制中文]
CHENG Ling. Image Spreading of China in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J]. 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Posts and Telecommunications(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17, 29(140): 127-134. DOI: 10.3969/j.issn.1673-8268.2017.04.018.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培育项目:美国华人研究的主题内容和范式变迁(1990-2016)(2016PY87);重庆市教委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基于CBI教学理念的外语专业学科交叉融合发展策略研究(14SKI04);四川外国语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项目:美国华人研究理论范式变迁(1990-2016)(SISUYZ201601)

作者简介

程玲(1979-),女,重庆人,副教授,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美国研究、中美文化交流研究。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16-12-12
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中国形象的传播
程玲    
四川外国语大学 研究生院, 重庆 400031
摘要: 1915年,民国政府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除商业利益驱动外,民国政府主要希望通过万国博览会塑造进步、现代的中国形象,提升中国国际地位。自此,国内各界一直津津乐道在该博览会上中国展品备受推崇、斩获各类大奖等。而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举办之际,美国社会正处于排华高潮时期,对中国和华人的印象负面居多。事实上,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美国社会解读的中国形象,既有进步的一面,亦有落后的一面,这与美国的商业利益、丑化华人的思维定式以及价值标准有很大关系。
关键词: 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    中国形象    传播    

自1853年至1915年间, 美国各地举办过的重要的、规模较大的展览会有20场[1]。截至1915年,中国官方共计赴美参加了5场博览会,即1876年费城世界博览会、1884年新奥尔良博览会、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1904年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1915年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2]。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以纪念巴拿马运河竣工和发现太平洋400周年的名义举办,其目的是为助推旧金山乃至加州的经济发展,特别是1906年加州大地震大火灾之后的经济重建[3]。旧金山筹办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工作历时四年多。该博览会园区占地635英亩,从1915年2月20日开幕至同年12月4日闭幕,共计37个国家和美国国内43个州参展,吸引观众达18 876 438人次[4]

国内外学界对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颇为关注。现有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中华民国政府参加该博览会的筹备过程、取得荣誉和发现差距等方面,成果包括专题论文和论著[5]。部分学者还将中日两国共同置于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中的研究当中,如周芳美研究西方对中日两国参展展品的不同态度[6],阿比盖尔·马克温(Abigail Markwyn)研究排华、排日背景下中日参加该博览会的内外因素[7]。此外,还有针对该赛会监督陈琪的研究[8],以及对中国参加该博览会的史料、史实进行补充之研究[9]

现有研究大多侧重于对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所作努力的探讨,认为该博览会是“旧中国参加世博会中收获最丰的一次”[10],尚未有学者深入研究在该博览会上中国是否真正“丰收”了国家形象。事实上,中华民国政府决定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要基于改变中国国家形象和进行对外贸易的考量。一战时期,欧洲国家忙于战事,中国的民族工业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期,但就美国眼中的中国国家形象而言,可以说是毁誉参半,进步和落后交织。遂笔者将主要利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期间发行的中美报纸,参加该博览会的中国官员、记者等所撰纪实以及美国游客所录观感,来研究影响该博览会上中国形象的各因素。

一、进步的中国形象 (一) 参会中国已建立共和体制

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从筹备到结束,与博览会有关的美国报纸都宣传“共和国”中国已接受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邀请。介绍中国已经推翻清王朝,建立了共和政体,成立了“共和国”“新共和国”“觉醒的共和国”“了不起的共和国”[11],称新成立的共和国的中国要来美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

美国媒体刊登这样的报道大有深意:中华民国较之清王朝对以往博览会邀请常常不予理睬、搪塞敷衍的做法已有进步,这离不开美国的激励和帮助。1912年,当面对反对外国资本渗透的运动时,美国政商界人士曾大言不惭地说:“中国离开了外国资金的支持根本就不能维持统一,反对向外国借贷的行为只能导致反对者本身和中国的毁灭。”[12]1915年5月,以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实业团访美,威尔逊总统在白宫接见时称中国建立了“最好的取得进步的机制”,“美国对中国很关注、很同情”[13]。1915年前后,《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知名媒体掀起了对中国共和制度践行情况的讨论,有赞赏、有批评,但还是认为中国别无选择,必须走共和道路,美国就是共和制度的典范:其政治体制“最好”,美国的“关注”“同情”使中国能够建立、维持共和政体,就如奥立弗·特纳(Oliver Turner)所言,中国的辛亥革命是“美国式革命”[14]

(二) 中国接受国际博览会的交流方式

美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积极回应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邀请。1911年1月31日,美国国会首先提出在旧金山举办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议案,塔夫脱总统分别在1911年2月15日和1912年2月2日签署同意文件,并向世界各国发出参会邀请。中华民国政府始建于1912年1月1日,1913年5月2日美国承认中华民国北京袁世凯政府。在尚未得到美国正式承认之前,1912年10月24日,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已经在美国旧金山着手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中国馆的选址工作[15]377。1912年,面对美国的邀请,各受邀国因战争、国内政情的影响,对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反响和回应不一。美国当地的一些报纸、博览会宣传手册等关于参展国数量的统计也在不断变化,而中国属于较早回复参展的国家之一,在对参展国的宣传报道中,参展国不管数量多寡,中国都赫然在列[15]228

中国斥巨资筹备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美国新闻界对中国参加该博览会的经费一事很感兴趣,因为参展经费也能体现参展国的诚意。据报道,中国参展经费从75万美元的黄金、80万美元、100万美元到150万美元[16]不等,经额差距颇大。除了难以获得当时中华民国政府在经费预算、批准、拨付等方面的准确信息外,美国媒体并不关心中国经费的准确数字。就算只有七八十万美元的投入,都已经高出许多待参展国。根据相关报道可知,当时“菲律宾60万美元、日本60万美元、澳大利亚40万美元、泰国25万美元、荷属东印度25万美元、新西兰20万美元”,也高于“法国50万美元、意大利40万美元、古巴25万美元”,还高于“提高经费至40万美元的荷兰”[17]

(三) 温顺的华人为中国参会代言

有关中国女性的报道也出现在美国报纸上,赞扬中国传统女性是安分守己的良家妇女。美国媒体不仅报道中国参展资金雄厚,还配有仿造紫禁城而建的中国馆、中国宝塔和中国传统女性的插图。“中华民国耗资80万美元修建中国馆,修建所使用的木材、石材均是从中国运抵旧金山,还从中国带去能工巧匠。种植的树木在美国很罕见。中国将展出珍贵的饰带、丝绸、漆器,还有中国工匠传统手工艺展示。”[18]插图里,雄伟壮观的大殿、飞檐叠角的宝塔置于图片底层左右两侧,图中位置是一幅中国女性侧脸图。该女子样貌俊俏,梳着非常精致的中式发髻,佩戴有精美的头饰,身穿精心搭配的绸缎服装,低眉顺眼的神态清晰可见。

(四) 中国教育开始现代化发展

在教育方面,美国媒体报道中国的办学体制已按照美国的方式建立,称“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有许多全新的展出,如中国按照美国的公立学校制度而兴办的教育展”[19]。教育馆的中国展品有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实业教育之分,中国赴巴拿马赛会总监督陈琪称:“学习西方的教育是当务也是未来之急。中国按照西方教育制度建立了从幼稚园到大学的各级学校。”[20]75

另外,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中国官员夫妇也学习美国文化。美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中国驻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委员代表朱庭祺[21]。据朱庭祺介绍,中国馆展出花费达80万美元,其中亭台楼阁的建造费用为30万美元。这篇广泛刊登在美国各大州媒体上的报道,除了提及中国参展经费问题外,还介绍了朱庭祺夫妇。照片由博览会官方摄影师拍摄,图片由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公司提供。远景照是中国的宫殿宝塔楼阁石狮,近景则是身着西式服装、并肩而立的朱庭祺夫妇。还有报纸宣传中华民国赴赛监督陈琪夫妇[22]。旧金山当地媒体报道陈琪的夫人参加了妇女组织的会议[23]。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期间,陈琪夫人作为中国女性代表,参加了各种接待工作和美国解放妇女联盟大会[24]。这两幅图片一改华人身着中式布衣布鞋,留着“猪尾巴”辫子,头戴瓜皮帽的“中国佬”形象。两对夫妻或并肩或倚靠,穿着打扮已与美国人无异,“夫为妻纲”“三从四德”“女子无才便是德”被西方的“男女平等”取而代之。

(五) 中国的现代交通有所发展

“中国各省官员精选的展品有丝绸、雕刻、稀有金属制作的镶嵌工艺品。还有古老中国和觉醒的共和国新的交通设施设备展。”[25]美国媒体还大肆宣传交通工具方面的信息,认为“中国工业取得进步:中国可以设计建造铁路”[26]。通过美国各州平面媒体的宣传,关于中国将有交通设施设备展出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中国确实在转运馆展出45件物品,包括各种交通工具(道路交通、邮政、电讯、航务等)、设施、设备等的模型、地图、照片、统计图表、文件等[27]。特别是美国游客参观中国的交通设施设备展后,惊叹中国在铁路建设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28]

二、落后的中国

本次参观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游客达18 876 438人次,人数统计如此清晰,皆因门票出售的缘故,但各国游客的多寡不曾统计。因为战争等原因,英国、德国等官方都不曾出展[29]。美国占据天时、地利,故而推断“西方”游客主要以美国人为主。美国各方人士包括游客、官员、专家对中国多有微词,认为中国对国际博览会事务的管理不精通、艺术品工艺发展滞后,并对中国商人和官员印象不佳。

(一) 布展管理不善

首先,中国筹备巴拿马赛会事务局委员们都认为系统编制展品手册和说明书是一件工程量巨大的事,展品太多,难以理出头绪,“则游人更可知矣”[30]280。其他国家多有陈列馆讲解员主动宣讲,而中国展馆既无讲解员,管理员又不清楚展品详情,所以即便是“问之,亦不能道其详”[28]。因为中国展品缺乏系统介绍,游人参观后,即便觉得中国此番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较之前已有改观,但仍然不能下定论,只能说工艺品“好像”有进步、人才“好像”更多[31]254。中国疏于对展品的管理和整理,在1904年圣路易斯博览会上已经“贻外人讥笑。而此次则尤有甚焉”[30]280。其次,中国的矿藏类展品未得到充分展示。由于矿业馆的陈列规模小,也无矿源矿藏资源精确数据介绍,使得游客参观后认为中国矿藏并不丰富[31]232。再次,西方游客都嘲笑转运馆里的中国铁路邮务工作者塑像, 看起来既不像中国人也不像西方人, 很是怪异[31]234。最后,因未能妥善管理运输事宜,导致花卉枯死,严重影响了政府馆的布景,“大为外人齿冷矣”[30]279

(二) 艺术及工艺滞后

首先,美国媒体认为中国的古代艺术辉煌不再,现代艺术停滞不前。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宗旨就是要展出最新的文明成果,所以美术馆不允许陈列十年前的作品,但允许中国、日本出展“古物”。个中道理耐人寻味:一是中国自身没有拿得出手的艺术精品来展示;二因中国是西方眼中的“古邦”,代表中国艺术的展品就应该是“古物”。当西方游客参观至中国艺术品陈列区时,对古代艺术精品有赞扬,但更多是批评[32]:一是认为中国作为东方古国,古代艺术品少,“寥落无几”,显得“不胜骇异”;二是认为近代艺术品比不上古代艺术品,“尔之今,不如古”[31]230。西方艺术专业人士、该博览会美术馆评委尤金·纽豪斯也认为:“离精彩的日本美术馆不远处便是中国艺术馆。中国艺术馆令人无比遗憾。展品呈现的色彩一片混乱,完全没有东方艺术的纯熟。”[33]

其次,认为中国工艺裹足不前。博览会期间,有“女审查”到工艺馆参观时,曾声色俱厉斥责中国工艺裹足不前,“犹熟睡耶”,中国与其他国家相比“相形见绌”[31]255。中国丝绸、茶叶销路几乎被意大利、日本、印度等国阻断,并非材质不好,而是因为制作工艺的原因[31]235[34]。也就是说,并非中国产品质量不佳,而是中国工艺不思改良革新。中国草帽在1889年之前一度垄断美国市场,后因不合西方人的口味,被日本草帽抢占了市场。旧金山贸易商人说,中国草帽质量很好,“惟不合于法制”[31]242。这指的就是中国工艺品在“式样、色泽、花纹以及对象之大小、外表之装潢,皆不能投外国人之所需与其所嗜”[28]

(三) 茶商不诚信

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展出的精品茶改变不了中国茶商的不诚信形象。茶叶作为“中国出口三件宝”,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曾获得大奖章8枚,而印度、锡兰茶叶只获得金牌奖[35]。但是,美国媒体不仅不对中国茶叶参展、获奖等消息进行宣传报道,美国消费市场也无中国茶叶立足之地。这源于茶叶出口商人在美国的声名狼藉。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的精品中国茶印证了美国人对中国茶叶本质纯优的印象,也加深了美国社会对中国茶叶掺假、上色等不诚信行为的厌恶。

中国一向看重对美的茶叶贸易。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开幕之前,得知在美茶叶市场已被印度、日本、锡兰(斯里兰卡)等国抢占,认为这次博览会是中国茶叶重新获得认可的契机,为此筹备巴拿马赛会事务局专门召开“研究茶叶出品”会议,在清洁卫生、制作工艺、品质、包装、贸易规则等方面都进行商议[36]。可以说,中国在该博览会上展出的茶叶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尽管中国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展出的茶叶精品甚多,美国海关官员还是直言中国茶叶很失败。美国海关官员对中国参展官员屠坤华说,中国茶质非常好,但是,中国茶商却利用美国海关不会一一开箱验货的机会,用汉字、包装线绳等作为暗号,夹带劣质茶叶以次充好,瞒天过海为求获利,甚至还“夹带还魂茶两大包”,被美国海关官员指责为“不道德之甚者”[31]235。美国海关官员认为中国茶商不诚信、不道德并非个案,实为普遍现象。另外,《游美调查茶叶报告书(再续)》中记载,美国海关进口茶叶专员在华盛顿向财政部茶务局长报告中国绿茶上色等情况,并现场演示,结果证实确实如此,难怪上述报告称“在美国所有饮绿茶之时,则皆日本青茶也”,说明中国绿茶在美国完全被边缘化了[37]

(四) 官员内讧、不作为

首先,有美国留学生以商人身份赴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后指责赛会监督一干人,不与外国政商界交往、沟通,还自称节约金钱,工作“无系统、无秩序,其办事如一盘散沙”,“不知奋逸”[38]。关于旧金山华人群体与陈琪的矛盾多刊载于美国的华人中文报以及中国国内报纸上。作为中国赛会外事秘书,埃米尔·费歇尔就中国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总监督陈琪和直隶总督代表严智怡的矛盾曾致信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席摩尔和时任美国驻北京大使为陈琪辩护[39]179-181。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埃米尔·费歇尔力挺陈琪,于陈琪可能有利,但却让美国华人与中国官员间的矛盾、中国官场的内讧、可能存在的裙带关系(中国驻美大使夏偕复与严智怡是亲戚关系)等曝光于美国政府高层。

其次,美国官员认为中国官员不作为助长茶商的不诚信之风。在贸易沟通方面,中国赴巴拿马赛会官员屠坤华是首位前往美国海关考察茶叶出口情况的中国官员。美国海关官员认为中国对美出口茶叶问题良多,但是,中国政府却不闻不问,完全没有与对外贸易国进行联络,不由感慨“贵国派员来关调查茶务,此其破题儿第一次”[31]236。美国海关官员对比中日两国政府对本国茶叶生产出口的监管后,认为中国的茶叶竞争失利,主要是政府没有发挥监管作用,相比之下,日本政府积极监督本国茶商的生产经营等过程,严厉惩处制假贩假者,一经发现绝不纵容。美国海关官员对中国政府疏于对茶叶生产出口的监管深感不解,认为中国政府已经无能到作茧自缚的地步,“何以政府任民作伪,此与自杀何异”[31]236

三、中国形象产生的原因 (一) 美国的商业利益使然

商业利益是举办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根本。为了实现美国的商业利益,推动中国参展是题中应有之义,博览会就意味着与中国的贸易商机。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也被称为“海事博览会”。巴拿马运河的正式通航预示着美国人最看重的“世界贸易”[40]梦想即将实现。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将感受到旧金山港口之便利,既可以从旧金山坐船出海抵达美国其他州,也可以远到中国、日本、菲律宾等地。顺利通航中国意味着巨大商机,牛奶就是美国看重的商机之一。“日本和中国人口多、增长快,饮食中没有牛奶。中日也不生产牛奶,唯一的供应是从国外进口炼乳。”[41]另外,美国其他城市也可获得与中国的商业合作机会。中华民国农商部一张姓官员、亦为驻博览会委员,曾致电蒙大拿州驻博览会委员,称“想引进包括大麦、小麦、燕麦、小米、玉米、草类、亚麻等作物试种”,还希望“购买苹果等果种以及绵羊”[42]

(二) 丑化华人的思维定式

华人社区是美国人猎奇的对象。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游戏区就有一处故意丑化华人的经营场所——华埠地狱,利用蜡像、真人制造华人吸食和售卖鸦片、欺骗警察的场景[39]183。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游戏区,华商黄耀臣的振黄公司的场地内出现了华埠地狱。该地狱并非振黄公司直接经营,而是由与振黄公司达成协议的美国人开办。事实上,中国城也无华埠地狱存在。据《中西日报》《世界日报》《中华民国公报》《少年中国》《教会杂志》等在共同致信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席摩尔时说,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大火灾后暴露出来的中国城废墟中并无所谓地狱,华埠地狱完全是白人导游租赁中国城民居住宅,为赚观光客的钱而故意捏造华人丑态,而且旧金山的警察局也最终查封了该观光华埠地狱[43]

但是,在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这一违背事实故意捏造的场景却不愁客源。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游戏区内的展览、游玩经营并非都能盈利。华埠地狱经营者敢投巨资,可见对游客数量很有把握。果然,华埠地狱一开张,便吸引了众多游客,“为各游客所争观”[44]。不仅成年人参观,还有父母带孩子一起来的,因而,同源总会发布告劝诫西方游客不要带幼童前往。在旧金山华人报界致摩尔的信函中就曾质疑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组办方,是否也想借华埠地狱分得利润,致使前往华埠地狱参观的人数众多。

华埠地狱的经营者和博览会部分官员认为华埠地狱很正当。华埠地狱的经营者西德尼·格劳曼气焰嚣张,在“中华会馆商会、领事、教会等”致信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席摩尔要求关闭华埠地狱之际,地狱经营者根本不知收敛,“又加多一怪状以供游客观览”[44]。在华埠地狱被关闭后,还专门聘请律师准备再打合同官司,计划重新开张。这种有违事实、恶意丑化华人的展览却让西方人趋之若鹜。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办委员会委员们的态度最耐人寻味,竟然堂而皇之地包庇华埠地狱的种种不实和丑化华人的举动,称“该地狱无甚不善处”,关闭华埠地狱也“非因其背例”[44]。几位委员认为中国城就有这样的丑态,游戏区设置的展览和表演并不是无中生有和刻意捏造。

(三) 美国的价值标准

宣传按照美国价值标准衡量的具有现代性的中国形象。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筹备之时,正值美国排华高潮期。该博览会主办委员会若要成功举办此次世界博览会,会想方设法平衡加州乃至全美的排华声音与中国政府出展的关系。自19世纪中期以来,加州一直是美国排华的前沿阵地,民国政府虽有意参加但也对加州的排华态势很担忧。为应对这一矛盾,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主办委员会决定走折中路线。

笔者查阅到的美国国内1915年前后的报纸,发现关于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新闻报道,各大报纸均有刊载或转载。针对相同的报道内容,笔者仅选取了刊登消息的其中一份报纸。报道内容主要包括中国成立共和国并接受邀请并投入经费、中国出展展品、中国派驻博览会官员及其夫人三大方面。美国各大媒体报道关于中国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信息来源是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宣传局。该宣传局的宣传既不能对抗加州乃至整个美国的白人至上思维,也不能陷中国为低等异族而开罪中国。为此,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宣传局在宣传时选择性地塑造了进步中国的形象。

不管美国是赞扬中国进步还是批评中国落后,其评判标准始终是美国的价值尺度。美国社会始终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审视中国,认为中国文明进程滞后,即便有进步,也是因为学习美国、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激励和帮助的缘故。1916年,由美国内政部主导撰写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教育展报告,就总结了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各参展国教育展览的显著特点,认为中国教育展品的突出成果——上海土山湾孤儿院的工艺品和清华学校展品,均是在美国和一些教会的帮助下取得的[20]5。中国此番赴旧金山参展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展品两千余箱,并参加了各个馆的展出活动,为什么特别强调中国的交通呢?正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克丽丝滕·惠塞尔(Kristen Whissel)所言,在19世纪90年代晚期到20世纪20年代,美国的城市化、工业化都离不开铁路、蒸汽船、汽车、电车、电话、电报、股票自动报价机等交通和通信设施设备,现代交通是美国现代性的重要载体[45]。美国媒体宣传中国交通展品,并非中国交通展品有何技术高明之处,而是美国社会认为现代交通于城市发展、工业发展、经济发展的至关重要性,美国的学生需要上好这一课,而中国正在向其学习。

四、结语

中华民国政府参加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对凝聚民心、促进民族工业发展、积累参会经验的积极意义是肯定的。但是,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的中国形象亦给予我们启示: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没能改变这一时期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伊罗生提出将美国的中国形象分为五个阶段:崇敬时期(18世纪)、蔑视时期(1840—1905)、仁慈时期(1905—1937)、钦佩时期(1937—1944)、幻灭时期(1944—1949)、敌视时期(1949—20世纪50年代)[46],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正处于仁慈时期。事实上,从1900年到1915年,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远比“仁慈”要复杂得多。这一时期,美国对中国觉醒既支持又恐惧,既有对中国人是“勤劳、守法、可靠”的认识,也有对中国人是“暴力、邪恶、欺骗、不受欢迎”的看法[47]。从美国媒体的宣传报道到游客的观后感可以发现,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的中国及中国人的形象毁誉参半,与同时期美国人眼中的中国形象趋同。

参考文献
[1] GREGORY M. Expo Legacies:Names, Numbers, Facts & Figures[M]. Bloomington: AuthorHouse, 2009.
[2] 赵祐志. 跃上国际舞台:清季中国参加万国博览会之研究(18661911)[J]. 台湾师范大学历史学报, 1997(25): 287–344.
[3] United States' Great Panama Canal Celebration Will Be Market Place Of World[N]. Carthage Panola Watchman, 1913-08-13.
[4] Finding Aid to Panama 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 Records, 18931929, (bulk 19111916)[EB/OL].[2016-03-21]. http://www.oac.cdlib.org/findaid/ark:/13030/kt7p30275f.
[5] 梁碧莹. 民初我国实业界赴美的一次经济活动——中国与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J]. 近代史研究, 1998(1): 81-99;谢辉. 中国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纪实[J]. 文史精华, 1998(9): 31-36;吴伟. 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之研究[D].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 2012;马敏. 中国近代博览会史研究的回顾与思考[J]. 历史研究, 2010(2): 156-178;谢辉. 中国近代博览会研究述评[J].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2004(3): 97-103;马敏. 博览会与近代中国[M].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上海图书馆. 中国与世博: 历史纪录(18511940)[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2002;洪振强. 民族主义与近代中国博览会事业(18511937)[D].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 2006;俞力. 历史的回眸: 中国参加世博会的故事(18512008)[M]. 上海: 东方出版中心, 2009;周秀琴, 李近明. 文明的辉煌: 走进世界博览会[M]. 上海: 学林出版社, 2007;宋超. 世博读本[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2008; FERNSEBNER S R. Material modernities: China's participation in world's fairs and expositions, 18761955[D]. San Dieg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2002.
[6] 周芳美. 1915年中华民国与日本参展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美术馆之初论[M]//林文其, 吴方正. 观展看影: 华文地区视觉文化研究. 台北: 书林出版有限公司, 2009: 95-124.
[7] MARKWYN A M. Economic Partner And Exotic Other:China And Japan At San Francisco's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J]. Western Historical Quarterly, 2008(39):439-465; MARKWYN A M. Empress San Francisco:the Pacific Rim, the Great West, and California at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M]. Lincoln and London: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14:139-172.
[8] 陈渔光. 陈琪文集[M]. 南京: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2;谢辉. 陈琪与近代中国博览会事业[M]. 北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9;蔡克骄. 近代中国博览业的先驱陈琪及其著述[J]. 近代史研究, 2001(1): 307-313;林芳, 谢辉. 陈琪与近代中国博览会事业[J]. 浙江学刊, 2008(4): 61-67;林海曦. 浅析陈琪的博览会文化观[J]. 社会科学战线, 2015(8): 256-259.
[9] 马敏. 有关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的几点补充[J]. 近代史研究, 1999(4): 206-214;陈占彪. 尘封百年的冯自由世博游记[J]. 世纪, 2010(4): 16-19;辽宁省档案馆. 奉天督军转发中国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简况致奉天总商会训令[J]. 民国档案, 2003(3): 9-13.
[10] 丁长清. 中国与世博会三部曲2:解说世博会[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0: 28.
[11] Wilson Welcomes Chinese:Tells Commercial Commission From Oriental Republic United States Is Interested in China[N]. The Boone News-Republican, 1915-05-27(10);China Reproduce Temple of "Forbidden City" at Hugest of World's Fairs[N]. New Brunswick Daily Times, 1915-03-22(10).
[12] The Week's Finance[N]. The North-China Herald, 1912-06-08(53).
[13] Wilson Welcomes Chinese:Tells Commercial Commission From Oriental Republic United States Is Interested in China[N]. The Boone News-Republican, 1915-05-27(10).
[14] TURNER O. American images of China:Identity, power, policy[M]. London: Routledge, 2014.
[15] TODD F M. The Story of the Exposition:Vol[M]. .
[16] Nations Increased Funds To Participate When War Was Declared In Europe-See America First In 1915[N]. The Waterloo Press, 1915-02-04(1); Whole World Is Planning to Visit the Greatest of Universal Expositions at Which Uncle Sam Will Celebrate the Opening of the Panama Canal[N]. Whitewright Sun, 1914-10-02(7); Panama-Pacific Tidings:What Will Make 1915 a Banner Year for California[N]. Woodland Daily Democrat, 1914-08-03(5).
[17] Huge Exhibit Palaces Are Finished At San Francisco And Installation Of The World's Displays Begins[N]. New Brunswick Times, 1914-08-01(9); Dignity And Simplicity Mark Vast Palaces Of Exposition City By The Golden Gate[N].New Brunswick Times, 1914-08-10(5).
[18] China Reproduce Temple of "Forbidden City" at Hugest of World's Fairs[N]. New Brunswick Daily Times, 1915-03-22(10).
[19] Low Round Trip Rates Afford Marvelous Opportunity to "See America First"[N]. New Brunswick Daily Times, 1915-03-22(10).
[20] RYAN W C. Education Exhibits at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M]. Washington: Washington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16.
[21] China To Spend 0 000 In Marvelous Display At The Panama-Pacific Exposition[N]. Wilmington Clinton County Democrat, 1914-06-18.
[22] Here From Orient to See Big Expo[N]. Dubuque Telegraph-Herald, 1915-01-10(5).
[23] News of the Women's Clubs[N]. The Salt Lake Tribune, 1915-09-05(45).
[24] Women Gaining from Iceland to China[N].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915-06-03(4).
[25] Glories Of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 Revealed By Completed Exhibit Palaces[N]. Frederick News Post, 1915-01-02(2); Wonderful Exhibits From All Lands Show The World's Best Progress[N]. The Milford Mail, 1915-03-04(5).
[26] Something Old and Something New-China[N].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915-11-07(26).
[27] HSIA C T. Modern Transportation In China[M]. .
[28] 抱一. 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之中国出品[N]. 申报, 1915-08-30(3).
[29] Huge Exhibit Palaces Are Finished At San Francisco And Installation Of The World's Display Begins[N]. New Brunswick Times, 1914-08-01(9).
[30] 冯自由. 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大赛会游记[M]//陈占彪. 清末民初: 万国博览会亲历记.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
[31] 屠坤华. 1915万国博览会游记[M]//陈占彪. 清末民初: 万国博览会亲历记.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
[32] MACOMBER B. The Jewel City:Its Planning and Achievement; Its Architecture, Sculpture, Symbolism, and Music; Its Gardens, Palaces, and Exhibits[M]. .
[33] NEUHAUS E. The Art of the Exposition:Personal Impressions of the Architecture, Sculpture, Mural Decorations, Color Scheme & Other Aesthetic Aspects of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M]. San Francisco: Paul Elder and Company, 1915: 25.
[34] 观巴拿马赛会归客谈[N]. 申报, 1915-11-02(10).
[35] 谢辉. 中国参加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纪实[J]. 文史精华, 1998(9): 35.
[36] 筹备巴拿马赛会事务局研究茶叶出品会议纪事[N]. 申报, 1914-02-03(11).
[37] 俞爕. 游美调查茶叶报告书(再续)[N]. 申报, 1915-09-05(11).
[38] 巴拿马赛会与国耻[N]. 申报, 1915-07-18(3).
[39] FERNSEBNER S R. Material modernities:China's participation in world's fairs and expositions, 18761955[D].San Diego: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2002.
[40] Anon.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 1915:Popular Information[M]. .
[41] Lands Practically Without Milk[N]. Fort Madison Evening Democrat, 1915-08-19(6).
[42] Montana Arouses Chinese Interest:T.Z. Zang Wishes to Introduce Montana Grains And Grasses In Orient[N]. The Helena Daily Independent, 1915-07-14(3).
[43] 纪博览会中之华地狱[N]. 申报, 1915-04-23(6).
[44] 华地狱已禁复开说[N]. 申报, 1915-04-29(6).
[45] WHISSEL K. Picturing American Modernity:Traffic, Technology, and the Silent Cinema[M]. NC: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8: 1-21.
[46] ISAACS H R. Scratches On Our Minds:American Images Of China And India[M]. Connecticut: Greenwood Press, Inc, 1977: 71-77.
[47] GOLDSTEIN J, ISRAEL J, CONROY H. America Views China:American Images of China Then and Now[M]. Bethlehem: Lehigh University Press, 1991: 114-130.
Image Spreading of China in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
CHENG Ling     
Graduate School, Sichu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31, China
Abstract: Two-sided markets is the theoretical foundation of understanding the Internet platform company correctly, and it is market publicity that determines the platform company must bear the obligation to maintain the order of market competition. Competitive interests are the core elements of identifying unfair competition acts of platform company. The abuse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restricting the use of alternative products, malicious damage to competitors legitimate business model and traffic hijacking are basic types of platform company acts of unfair competition. Fulfilling the obligation of rights protecting, protecting the public interests and business ethics and industry norms is the exclusion of platform enterprises unfair competition acts. Although there has been initial requirements for the unfair competition acts of the Internet platform company in the "Anti Unfair Competition Law(Draft for Consideration)", it still needs further improvement.
Key Words: The Panama-Pacific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PPIE)    image of China    spreading